此人奔出服务区

当我们老了

小区遛弯的一个脑洞。五十年后,那个时候脑内植入芯片就好像现在买触屏手机一样普遍。年轻人已经流行听阿尔法声波之类的,diva和icon也是一些脑波大师的,没有实体专辑,全部靠脑内芯片下载接入脑内神经。我们老了又不跳广场舞,吃了晚饭还是古板的带着手机和耳机去小区遛弯,觉得新买的拐杖不好看坚持不带出门。因为年纪太大听力退化,所以音乐声就算带着耳机旁边路过的人还是可以隐约听到动次打次,不理他们投来的眼光。高兴了还跟着哼几声。这个时候有个满脸皱纹杵着拐杖的老太太哆哆嗦嗦过来“大姐,你也听Lady Gaga啊?”扯下耳机吼“可不是嘛,听不懂现在年轻人的玩意儿,我还喜欢日韩娜!”然后聊的可带劲了!聊完了那个老太太说“今儿老高兴了,大姐明儿咱们约着逛小区吧”。留了微信后转过身暗啐“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家!你这个碧池,我是小公主!”

想要成熟,需要等待,而你从来不是一个无用的空瓶子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当妇联打架的时候,POI小分队肯定收到了整个扭腰城的号码,冯七惊恐的像只小白兔,我大肖根和粑粑李四还有豆豆去调查,发现卧了个大槽一群怪物打架怎么阻止呢。



无智商暴力父女组很欣赏副局的战术安排并且对黑寡妇干净利落的身手给予好评。但是二轴锤砸表示副局和黑寡妇两人抽空对望是的眼神是什么?除了没有色气满满简直和那个蛇精病一样!



根妹开了上帝视角,黑进扭腰各大电台疏散人群并且对锤砸公开调情,前者让神盾的skye和那对geek惊得合不拢嘴后者让整个扭腰人民合不拢腿。




而豆豆和左姨一边嗑瓜子一边吐槽怪物们也是醉了。平安的一天又过去了,扭腰城再一次被摧毁。

记一个梦

梦里面肖和根去一个无人村在旅游还是怎样,结果遇到鬼或者什么神秘力量追杀,在接近黎明的时候肖根跑散了,根总想回去找肖被李四和冯七拦住了。天亮后她去找肖,在一个蓄水池里面发现了肖的尸体,法医检查说来迟了26秒…然后根总踏上了报复并且一心求死的路,到了一栋貌似可以找到那些鬼的废楼,给finch说,听说死后灵魂会因为死法不同到不同的地狱,我怕我死后找不到肖,所以一定要和她死的一样…

Chapter4

     宴会结束,凯伊带着仆从送走了来宾,乐佩走的时候拉着我和爱莎的手道歉,爱莎说不用在意下次再来玩,我偏着头不理她。

回到卧室,我脱掉鞋子坐到爱莎的床上,摆成大字。“安娜!你还没换衣服!”爱莎在我后面进屋,想把我拉离她的床。“不要不要!”拉住爱莎伸过来试图拉起我的手,拽住她往下使劲,成功把她也拉到床上,为我的机智点个赞!爱莎一时没反应过来,脸埋在床上乱扑腾,手打在我的额头,疼!

“孩子们,别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父皇和母后出现在门口,说话的父皇比之前更严肃,看着我们的眼神,不对,应该说是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

爱莎从床上抬起头,撑着双手转过身来面对父皇母后:“父皇,母后,怎么了?”

父皇还是严肃的站在门口,母后先从父皇身后走近我们,张开双臂。“母后~”我光着脚跑向母后,这个时候母后比父皇让我安心。母后蹲下身抱起我,抚着我后脑,走向在床上的爱莎。我看着面对我的父皇还是雕像一般的站在那里,门外透过来烛光,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像一个细长的蛇。我手指卷起母后放下来的发,平时总是盘着,这个时候我手上,滑滑的。

爱莎等母后坐在床边之后也乖巧的靠在母后身边亲了她一下,母后摸着爱莎头顶也亲了爱莎的额头。我也学爱莎的样子亲了母后,“母后也亲我。”母后笑着要刮我的鼻子被我躲开,“小淘气。”母后收回手亲了一下我的脸。

“安娜。”门口的父皇叫我,我感觉到母后抱着我的手抱的更紧了,我转头看了看父皇,又看了看母后,再看了看爱莎。爱莎也是看着我,湖绿色的眼睛表示她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安娜,爱莎,你们听我说。”父亲终于不再雕像一般站在门口,而是走进屋内,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他慢慢走过来,一步一步。“亲爱的,别这样!”母后抱得我更紧,开口的声音好像要哭出来,双手护着我和爱莎,好像要把我挤到她的身体里面。“哇···母后,你弄疼我了!”好害怕,父皇让我害怕,母后让我害怕,我不要他们这样。“爱莎爱莎,我要爱莎!”我在母亲身上挣扎,伸着胳膊要去抓旁边的爱莎,而母后却不管我,只是抱得我紧紧的,看着父皇,乞求着。

爱莎看到我哭,也跟着哭起来:“妈妈,安娜,安娜,妈妈。”她也伸出右手手抓着我伸过来的手,左手拽着母后的衣领蜷缩在她身旁。

屋里变得很冷,爱莎的手更冷。“亲爱的,你吓到孩子们了!”母后冲父皇喊着。父皇楞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抬手朝窗户挥了一下,窗户轻轻打开一道缝隙,外面青草的气味冲淡了屋内寒冷的味道。

“孩子们,别害怕,父皇给你们说一个事情好吗?”父皇蹲下身,平视着我们,温柔的语气,又变成平时我们喜欢的父皇了。

父皇也坐在床上,挨着爱莎,侧着身子,抱着爱莎背靠着坐到他腿上。“父皇你吓到我们了。”爱莎抬头怯怯的看着父皇,左手抬起摸着父皇的耳垂。

“好冷,爱莎你是在惩罚我吗!”父皇缩着脖子也伸着左手拉住爱莎放在自己耳垂上的手,而右手却在挠爱莎的痒痒。爱莎缩成一团团在父皇身上,咯咯笑着。

我也从母后腿上跳出来帮爱莎,手伸到父皇衣领里挠他痒痒。“哈哈哈哈啊哈,孩子们,我投降我投降。”父皇笑着把我和爱莎一把搂过来抱着一人亲了一口。

“你们晚上去哪里了?”爱莎问父皇。父皇停了笑,叹了一口气,脸颊蹭着爱莎的额头:“爱莎,我的孩子,你三岁的时候就展现了你的天赋,我是多么为你骄傲啊。可是安娜,宝贝,你是多么可爱,”他过来亲亲我的额头,下巴磕在我头顶:“却没有魔法天赋,在阿伦戴尔,没有魔法的人,无法被认可,更何况是皇室···”母后也凑过来,揽着我们不停地说着“我可怜的孩子”。我明白了,我没有魔法的天赋,而以魔法为志国之本的阿伦戴尔,任何一个阿伦戴尔的子民,或多或少都会有魔法。身为阿伦戴尔的公主,我却没有魔法天赋···

我闭上眼,没有看爱莎也知道她现在一定很难过,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深深的寒冷。爱莎,我不能成为像爱莎一样的人,像爱莎一样厉害的公主,不能保护爱莎······


Chapter3

  那天,父皇母后和特伦老师离开了很久很久,直到宴会结束都没有出现了,爱莎一直瞧着门口的方向,有四十三次,我都数着的。那些客人好像也从最开始的随意到后来不知道说什么“国王离开这么久”“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之类的话,叽叽喳喳的。乐佩表姐中途来找过我几次,不,应该是我们,更准确的说是爱莎!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的,每次我拉着爱莎要她给我拿巧克力的时候,乐佩总是分秒不差的出现在面前,然后用奇怪眼神看着我们,边看边笑,眼睛来来回回的在我和爱莎拉着的手上扫来扫去。我就知道爱莎太好看,但是我的姐姐你看什么看,有本事你叫你父皇母后给你生个姐姐自己回家看个够去!

  我生气的挡在爱莎面前,阻止乐佩表姐看着爱莎,瞪着乐佩,考虑要是她再这样盯着爱莎,我就要把她送给我的法师袍还给她。为了表示我的气愤,我还可以用之前爱莎给我念的骑士故事里“决斗”的方式,把法师袍摔到她脸上要她和我决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小安娜,你和爱莎一直那么好吗?有没有吵过架?”乐佩表姐这次不是和爱莎说话,而是在问我,不过她的笑,让我想起了父皇上次秋猎回来的一只狐狸,那只狐狸也这样笑。“那当然,爱莎最好了!”骄傲的晃着爱莎的胳膊,爱莎有点不好意思的叫我名字,缩回了手。没关系,我再拉回来,我就知道乐佩堂姐羡慕我有这么好的姐姐。

  “那以后爱莎喜欢别人了,不要你了怎么办?”乐佩应该明明只比爱莎大三岁,也就是8+3,等一等,······十一岁,为什么她要说这么讨厌的话。那种说话,好像文法课的老师在说我不好好读书以后怎么办一样!

  我生气了,没有拉着爱莎的右手伸出去推了乐佩一下。可是我那么矮,推不动她。爱莎攥紧我的左手把我往回拉:“安娜,不得无礼。”她太着急,没控制好力气,把我一下拉在地上,我就突然觉得好难过,不知道是因为我太矮了没有推动乐佩不高兴,还是因为爱莎说的“不得无礼”太严厉,她因为别人对我凶,我好伤心,还是因为最开始乐佩说爱莎以后不要我了。反正我就是觉得很委屈,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爱莎立刻蹲下来抱着我安慰:“乖啊,不哭了不哭了,安娜最乖了。”一边拍着我的背。“臭爱莎,你不乖,你不要我,我跌倒,你不要我,臭爱莎!”旁边的人都看过来,管家凯伊也过来问:“安娜公主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哭起来了?”我不理他。乐佩也走近一步蹲在我旁边说:“好了好了,不哭了啊,我逗你的,爱莎要你,你别哭了。”“你是坏人,我不和你玩!”我边哭边拿乐佩的裙子擦鼻涕和眼泪,坏蛋的衣服也是坏的!我模模糊糊的透过眼泪看到乐佩盯着我拿她裙子擦鼻涕,一脸吃到酸柠檬,想吐又已经来不及的表情,就觉的心理舒服一点了。抽抽搭搭的窝在爱莎怀里继续抹眼泪,这次是擦在自己的手背和袖口上了。“笨蛋安娜,我不会不要你,你是我的妹妹嘛,姐姐怎么会不要妹妹呢。”爱莎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但是貌似手法不怎么对,反正我开始打嗝了:“嗝······那你以后不能···嗝···不能喜欢···嗝···别人,只···嗝···只能喜欢···嗝···我···嗝!”太讨厌了,我想很认真的说出来的,但是一直打嗝,看起来一定很傻。于是我憋着一口气,抬头看着爱莎,希望爱莎可以从我脸上看出我很认真。

   爱莎低头看着我正想说话,没料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爱莎身后的乐佩轻轻碰了爱莎的头,于是,爱莎在我嘴上咬了一口,虽然因为太突然,牙齿把我的嘴巴咬破了一点,又虽然爱莎经常会亲吻我的额头和脸,但是!我们这样是不是也像故事书里王子和公主一样亲吻了呢!

“哇!公主们的感情还真好呢!”这个声音好像是奥伯伦公爵的。“对啊,我家孩子要是像她们一样这么有爱而不是每天打架我就多活十年了!”这个好像是戴伦夫人。“我决定把这个和谐的画面画在我的壁画里,每天都欣赏一番。”这个声音!我瞪向爱莎身后的乐佩,只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把羽毛贵妇扇挡着下半边脸,斜睨着我们发出一阵变态笑声!

“爱莎···”我发现有点冷,紧了紧抱着爱莎的手,发现爱莎没理我,收回视线发现爱莎左手捂着嘴巴,白的几乎透明的脸上有一点点红,难道是刚才要太重把自己咬疼了?


你现在好吗?一定很好吧,没有我,你应该过得很好…找到另一个她,让你幸福…

chapter2

  乐佩送给我一件法师袍,虽然她们的国家没有魔法师,但是她给我的法师袍我很喜欢。我向她道谢,她只是朝我和爱莎笑了一下,那种笑,我不知道怎么说,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看向旁边的爱莎,她在和乐佩说什么事情,不知道乐佩说了什么,爱莎在笑,嘴角弯弯,眼睛弯弯,我觉得我的心吃了巧克力。可是明明我拉着她,为什么她和乐佩的话我还是听不懂?什么绘画什么壁画的,为什么她们就不能说说巧克力和雪人呢?那样我就能说很多很多,然后爱莎就会对我笑很多很多。

  母后和父皇挽手走到高台,那里放着我的大蛋糕,上面有个傻傻的雪人,是我和爱莎玩闹的时候爱莎做出来的雪人,他叫雪宝,喜欢温暖的拥抱和夏天,我喜欢雪宝,所以我让父皇把他做在我的蛋糕上。

  “各位,很荣幸大家参加小女安娜的生日宴。”父皇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像平时跟我和爱莎玩骑马打仗的父皇,看起来好像很凶,但是当他看向我和爱莎的时候,又变成了平时的父皇,“安娜”父皇叫我,我有点怕板着脸的父皇。转头看着爱莎,她也看着我,笑着说“去吧,安娜。”看了看周围的那些人,王公大臣,邻国贵族······都不认识,而他们都看着我。“爱莎和我一起。”我攥着爱莎的袖口,还是呆在爱莎身边安全一点。爱莎皱眉看看我,再抬头看看父皇。父皇停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于是我拉着爱莎的手走向父皇。走到高台的蛋糕旁边才发现,雪宝在蛋糕上有点高,我刚好看到他那对可爱的兔牙。

  “现在,请特伦法师为小女安娜预言她将会拥有的魔法。”那个白胡子的特伦老师摸着胡子缓缓走上来,他靠近我,用粗糙的手放在我的头顶,他的手很干,让我想起后院那棵老树,我曾经试图爬上它,但是他的树枝太干,一踩就断,害我跌破了膝盖。不过爱莎陪了我半个月,每天给我读故事,我觉得受伤这种事也不算什么。

“嗯···”特伦老师摸着胡子的手顿了一顿,我抬眼看看他,随即感觉手上紧了一下。转过头看爱莎,她好像很紧张,皱着眉头盯着特伦老师。

“国王陛下,王后陛下,”特伦老师把手从我头顶拿开,对着父皇母后欠了欠身“请容许我私下和你们说两句。”父皇和幕后有点诧异的对视了一下,父皇对着下面的客人说:“各位,因为有点事情要处理,请各位自便。”然后父皇母后和特伦老师一起离开了大厅。

爱莎左手握着右手放在胸前看着他们离开的门口:“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安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手攥在胸前。我不喜欢看到她紧张的样子,于是踮起脚拉下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以前爱莎总是喜欢揉我的脸,说肉肉的很舒服。

爱莎低下头看着我说:“安娜,我觉得有点担心。”我在她承倒八字和湖绿色的眼眸中看到了担忧,而我不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父皇母后他们不是只是离开一下吗。看吧,还好爱莎身边有我,可以让她开心。“别担心,他们只是离开一下,我想吃蛋糕,还有雪宝。“我指着蛋糕上傻笑的雪宝。爱莎看着我,我可以看到她眸子里我的脸,充满了期待。“看!”爱莎左手在空中虚化了一个圈,有雪花从她手中飘出,像超小型的羽毛,轻飘飘的,有一片还落在我的鼻子上,凉凉的,然后不见了。

“哇!爱莎!”每次爱莎使用魔法的时候我都没来由的超级兴奋,抱着她又吼又跳,高台下的客人都被那魔法吸引了注意力,发出了一阵赞叹声。“爱莎公主的魔法啊!”“这就是冰魔法!”

“安娜,你看”爱莎指向蛋糕,一个冰做的小楼梯出现在蛋糕旁边,刚好我才上去可以切开蛋糕。蛋糕旁边还有一个和我一样高的雪宝,那对兔牙很可爱。“我爱你,爱莎!”我又抱着爱莎跳着,而爱莎也一如既往的任我抱着,拍着我的背,这个时候我总能感觉到她是我一个人的。


第一天上班,好难熬